抗体稀释和抗体滴度
王秀英 (mary at labome dot com)
美国新泽西州普林斯顿合原研究有限责任公司 (Synatom Research)
译者
潘海建
上海交通大学农业与生物学院食品科学与工程系
DOI
http://dx.doi.org/10.13070/mm.cn.2.156
日期
更新 : 2016-04-07; 原始版 : 2012-12-11
引用
实验材料和方法 2012;2:156
摘要

综合讨论了抗体稀释,简述了疾病诊断的相关概念:抗体滴度。

英文摘要

A comprehensive discussion about antibody dilution and a brief discussion on a related concept in disease diagnosis: antibody titer.

抗体稀释

抗体用途非常广泛(请见来邦的一篇总结文章 抗体应用)。多数商品化的抗体是纯化的,冻干或保存在缓冲液中。冻干抗体需要在用前在储存溶液中溶解一下。抗体在储存溶液中的浓度(终浓度之前)或者直接来自供应商,或者重新溶解,可以是100 ug/ml, 200 ug/ml, 500 ug/ml或1 mg/ml。血清、腹水或者细胞培养上清中的未纯化抗体,或者更多情况是在缓冲液或重溶解的纯化抗体,需要根据不同用途稀释到一定的终浓度。抗体的终浓度很重要。它不仅取决于抗体和靶表位的亲和能力,也取决于抗体与其他抗原的非特异性结合(就是交叉反应)。非特异性结合导致背景污染。抗体亲和能力越强,终浓度越低;交叉反应越弱,终浓度越低。如果浓度太高,背景太亮而且也越浪费;如果浓度太低,目标蛋白或抗原就不能被检测到了。抗体浓度需要根据不同样品不同应用进行优化,来获得最佳的信号-背景比。

应用抗体终浓度(ug/ml)
0.00-0.09 0.1-0.9 1-10 10-99 100+
Western blot18 101 295 51 17
ELISA 8 157276 21 13
免疫组化 7 53 320 70 20
免疫细胞 2 16 131 100 12
中和/封闭 17 5 75 206 49
免疫沉淀 0 2 45 25 19
流式细胞 0 10 25 32 6
表1.正式发表文献中统计的不同应用下不同抗体浓度的引用文章数量。

来邦从文献中收集抗体信息。此外,来邦的合作供应商也提供他们抗体产品的文章应用信息。在文献中,最长用到的是比例标记1:100和1:1000。来邦的抗体稀释数据表明在5891篇文献中有18677个抗体应用给出了稀释信息,其中16153个用到了比例标记,1:10的有3427个案例。这一稀释方式只能用于某一抗体特定母液中,不能推而广之用于其它情况。例如,抗体母液浓度100 ug/ml按照1:100比例稀释与1 mg/ml母液浓度的抗体按照1:1000稀释得到的终浓度是一样的(1 ug/ml)。来邦的稀释数据中有2250个案例给出了终浓度。表1列出了根据这些案例统计的不同应用下抗体浓度的分布情况。总体二氧,1 ug/ml和2 ug/ml是几乎所有应用最常用的浓度值,应该被用作滴定实验的起始点。针对特定实验某一抗体的理想浓度应该通过梯度稀释母液进行滴定实验得出。针对流式细胞实验,严格的统计学标准被用于指定合适的抗体浓度 [1] 。在免疫组化滴定实验中,则用逐级稀释的抗体重复染同一组织来进行评定 [2].

抗体滴度

免责声明: 本文非医药建议,任何个人怀疑或者得了某一疾病都应该咨询有资质的医学专家。本文仅供对了解多种疾病临床诊断有兴趣的个人参考。抗体滴度和抗体稀释是不同的概念,它被用于传染病和其他疾病的诊断。下面讨论一些常见问题。

抗体滴度如何测量?

抗体滴度是血液样品中抗体水平的指标,被定义为血液样品能够被ELISA等实验检测到阳性结果的最大稀释浓度。某一抗体的精确滴度值取决于被检测抗体、所用方法以及进行检测的实验室。

核酸/抗核抗体

核酸或抗核抗体被用于自身免疫疾病的诊断,更常用于系统性红斑狼疮的诊断。检测通过间接免疫荧光显微镜或ELISA进行。间接免疫荧光分析常被用于人肿瘤细胞系HEp-2的诊断,1:80或更高的滴度可认定为阳性 [3] 。另一方面,如果荧光分析被用于啮齿类组织基质中,1:20或1:40或更高值可被认定为阳性 [3] 。

乙肝抗体

有几种针对乙肝的抗体在急性慢性肝炎的诊断和预后中会被检测到。它们包括针对乙肝表面抗原的抗体(anti-HBs), 抗乙肝核心抗原的IgM抗体(IgM anti-HBc), 抗乙肝核心抗原的IgM和IgG抗体(anti-HBc),以及抗乙肝e抗原的抗体。这些抗体的应用综合资源可以在这里查到 CDC。通常这些抗体的检测需要遵守标准的、获批的,且通常自动化的分析系统,例如Abbott Architect Anti-HBc II用于HBc抗体检测 [4] ,或者Bio-Rad MonoLISA 的HBs抗体检测试剂盒 [5] 。

参考文献
  1. Collino C, Jaldin-Fincati J, Chiabrando G. Statistical criteria to establish optimal antibody dilution in flow cytometry analysis. Cytometry B Clin Cytom. 2007;72:223-6 pubmed
  2. Smith A. Finding the best antibody dilution by repeated immunostaining of the same tissue section. Biotech Histochem. 2014;89:215-9 pubmed publisher
  3. Kavanaugh A, Tomar R, Reveille J, Solomon D, Homburger H. Guidelines for clinical use of the antinuclear antibody test and tests for specific autoantibodies to nuclear antigens. American College of Pathologists. Arch Pathol Lab Med. 2000;124:71-81 pubmed
  4. Ismail A, Devakumar S, Anantharam R, Fletcher G, Subramani T, John G, et al. Low frequency of occult hepatitis B infection in anti-HBc seropositive blood donors: experience from a tertiary care centre in South India. Blood Transfus. 2012;10:230-2 pubmed publisher
  5. Behzad-Behbahani A, Mafi-Nejad A, Tabei S, Lankarani K, Torab A, Moaddeb A. Anti-HBc & HBV-DNA detection in blood donors negative for hepatitis B virus surface antigen in reducing risk of transfusion associated HBV infection. Indian J Med Res. 2006;123:37-42 pubmed
ISSN : 2329-5147